先抄一段今天的体坛周报(B6版):

这是邮差面对顶级球队传出的一流传中、木匠把球狠狠打在横梁、然后公墓工人冷静补射入网的浪漫时间。

话从英国足总杯第三轮伯顿VS曼联 说起。圣诞、新年假期都有球看的英国球迷是幸福di,能在自己的地盘和顶级球队来上一场的fans是幸福di,居住在具有如此浓烈足球氛围国家的人是幸福di。
能打平曼联肯定是靠了运气,但也得有基础。中国队在圣诞假期的三场就是靠了有那么一点基础,才能打进一球di。
在英国,可以把足球像啤酒、电视一样溶入生活:享受、享乐。
美国电影里窝在沙发里手拿爆米花看橄榄球的画面,换到英国电影里就是啤酒+足球。
当年Blur和Oasis打擂台时也来了场足球赛。

相比,足球对于我们是贬义词。(举例随意)
难得有一块水泥地可以踢球,但先是被装上铁栅栏收所谓足球场地费,之后干脆变成收汽车场地费。这块水泥地旁边是做过中国队主场的拓东体育场和有巨额收入的体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