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开始在纸制的日记本里猛写了。从依赖电脑上的软件到依赖互联网上的脑袋,我玩的花样越来越多。我用钢笔和普通的笔记本写日记,注定不会有太整洁的版面,和我脑袋里的现实状况差不多;不用考虑形式、用词、避讳,有对自己诚实的最大自由和可能。

有眼睛充血的感觉,实际上没有充血;两个眼眶感到“凝重”。一天里,除去心脏,我使用最多的是眼睛和肺。我的肺不仅掌管呼吸,还得吸收尼古丁烟雾。看字,看事,看女人,眼睛负担很重,我还老拿烟熏它们。脑子同样在工作,但很少出成绩,所以我不想搭理它。

在黑暗中惊醒,回到光明的世界。午睡象照妖镜,寄伏的疲惫一一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