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为一件事可靠是很不可靠的一件事。必死的观念是可靠的(死后复活或死是新生不是那么可靠),得自于对必然性的屈服。除去必然性统治的那些,我们所怀抱的希望、信心和预言是很不可靠的,认为它们可靠是不理智的。不管它们一再实现和应验,都不能认为其可靠性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