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牙的时候顺带看了会儿电视,就看到了关牧村老师在讲她的粉丝对她的爱才是发自内心的,与眼下(这“眼下”怎么也得有十五六年了)那些过眼烟云的崇拜是两回事。不论是粉丝还是煮粉丝的锅,高低上下不言而喻。

我们算是比较幸运,拜开放和D版所赐,得以在年青时听了不少音乐。其中不乏被普遍认为是经典的The Beatles和罗大佑(这个名单挺长的,风格也很多样)。我比较肯定一点: 父辈们如果有条件,在年青时能捧着收音机听听The Beatles、Rolling Stone,偶尔听上一两张Jazz,一定会被吸引过去当粉丝。但是我不肯定,如果有这么多竞争者,关老师是否还能“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