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在这天台的小屋里度过了美妙的三天。很久不曾在这样安静悠闲的午后里懒散地翻书了,无比放松,而且身边有人静陪着。
小屋建在楼顶天台,是所谓违章建筑。除了电灯,并无其它电器。老式书桌支在窗前;似乎是写东西的好处所。有藤椅,午后搬到屋外静坐看书,晚上则并肩看星星,只是要拿些血浆供奉蚊仙。我想这是很多人都想享受一下的场所和时光吧。我有恍如梦境之感。就连洗袜子晾于绳上都似乎与众不同。
当然如果是在某山半腰一件木屋就更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