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来,除去足球和大型运动会转播,我几乎不看电视了。放在很久以前的以前,我一定是在看书 — 教科书以外的书,但现在都是弄电脑。才买电脑那会儿,没有网络,除去玩足球经理游戏,我几乎不动电脑(曾有连续一个星期不开电脑的记录)。后来,拨号了,完了,时间杀手降临了。我不记得上一次花一整天时间读书是什么时候了;安坐静听一张Classical Music也是很久(没有第一个很久那么久)以前了。其实并非离不开电脑、网络,象出差和出游几天不碰电脑时也没觉得手痒心慌。但有电脑时就是控制不住去戳一下开关,看来我也需要戒除网瘾了。我曾经暗自规定自己除去上班时间外待在电脑面前的时间,执行不力,总是临时想到点什么需要上网查,一开机,一连线,一坐就超过了时间,似乎是“不知不觉地”。电脑、网络已经成为了我的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