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在十字路口看见一大块云被光镶了边,一架喷气飞机刚从云后飞出,留下一条直直的白线。那云块很大、很厚,底部延伸开去,一直沉入视线尽头。云块上部的边际被落日镶了非常亮的边;细看,云体也隐约地通透起来。飞机只是很亮的一点,拖着的长尾巴一直追溯到云后。作飞行员,应该是很幸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