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8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终审裁决邱兴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9时41分宣判结束。9时50分,经验明正身,邱兴华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过程: 邱兴华首次犯案于7月14日,致10人死亡;二次犯案于7月31日,致1人死亡,2人重伤;被捕于8月19日;一审判决于10月19日;二审于12月8日。

Sina做了一个调查:
你认为邱兴华是否该进行司法精神鉴定?
1,应该,这是当事人的权利。
2,不应该,邱兴华死有余辜。
3,不关注。

我选择了1,但细看资料后,发现与我选择时所想象的完全不同。我国刑法中有(第18条)精神病人犯罪应该判决无罪或从轻处罚的条款,并且当事人可以向司法机关提请启动司法精神病鉴定程序申请,但是否做司法鉴定的决定权在司法机关。也就是说,当事人只有提请鉴定程序申请的权利,而无启动鉴定程序的权利。在此案判决中,司法机关以“邱兴华故意杀人目的明确,且杀人后多次躲过公安机关的围捕,证明其是在有意识地逃避打击。在侦查、起诉阶段的多次讯问和一、二审法院审判中,其对杀人、抢劫的动机、原因、手段及现场情况均作了前后一致的供述,回答问题切题,思维清晰,无反常的精神表现。综上足以证实上诉人邱兴华故意杀人、抢劫犯罪时具有完全的辩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等理由拒绝了司法精神病鉴定要求。我认为司法机关的以上理由实际就是一个鉴定结果,但是没有说明此鉴定结果是否有专业人士参与,而且邱兴华也没有对该鉴定结果提出质疑的权利。

我认为“这是当事人的权利”的表述是错误的。我认为即使无人为某嫌疑犯“奔走”“吁请”司法精神病鉴定,且所有人都认为其在装疯扮傻,只要该嫌疑犯提起鉴定要求即可进入鉴定程序才能称之为权利。

2就错得更厉害了,是否进行司法鉴定的依据是司法机关认为当事人有无精神病的可能,而非当事人所为后果的轻重。

Sina所给出的头两个选项都是错误的,也就是说参与调查的网民(包括我)对邱兴华案背后的法律问题,概念都模糊得很,当然也可以说是着了Sina的道。
邱兴华案二审有很大的社会影响力,其焦点在于“司法公正”与“民愤”的辩论,就也就是Sina调查的头两个选项。从目前制度来看,陕西高院的终审判决并无错误,只是给人以陕西高院“倒向”民愤一边的感觉。如果考虑到此案的社会影响力,此案是一个普法及向民间释放司法正在走向公正、完全的信息的好机会,但是法院却挤开法律成了主角。以Sina调查—大多数概念模糊的民众的看法—来对照: 1,司法机关否决了当事人的权利;2,司法机关(抛开法律)为民出了口恶气;3,民众不关心。以上恐怕都不是好结果吧。

poll

从(截图上的)投票结果看,很多人还是倾向于给予邱兴华司法精神鉴定的机会,以此来看,模糊的概念不一定就是模糊的,倒有可能是既有法规模糊了原本的清晰概念。如果将调查对象能更广泛,不仅只针对网民,2或许会成为第一选择,体现出“民愤”的民意,但这样的民意在我看来更需要社会反思。

明年1月1日(也就是邱兴华被执行枪决4天后),最高人民法院将统一行使死刑案件核准权,此举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死刑

为什么要减少死刑?或许我们该增加一些宗教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