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很久没去过首都了,不知道本地的交通与首都的相比怎样。在无比较的情况下,我认为本地的交通糟糕到底,虽然首都有更多人更多车。在首都工作的朋友回来,我总会询问他们的比较,有的说首都堵,有的说本地乱。首都堵是肯定的;从网络上知道首都的汽车也常光临自行车道,肯定也乱。其实,在我们社会里,堵就可以推导出乱。比如我,时不时得把自行车骑上人行道,因为自行车道被一溜汽车占了。它们也委屈,是被单向两车道上那三溜车给挤过来的。时间money也,你赶我赶,所以3辆汽车并肩右转,两车道开成4车道。但默赶不行吗,非要按喇叭。堵上了,按喇叭也不能够变成直升飞车。王小波写过那时候有车的人怕别人不知道他有车,追在自行车后面猛按喇叭。按说,与时俱进的话,现在有炫耀要求按喇叭应该是开50万以上车的那拨,而且应该是追着20万以下那些车按,但凡有4个轮子的还是追着自行车,就连两个轮子的电动自行摩托车(都不知道该叫它们什么)加入了追按行列。每天(除了春节大假7 天),一晨一昏,我都觉得这个社会特别不和谐,特别觉得建设和谐社会要先顺畅交通。至于如何顺畅,我这样平常骑自行车偶尔乘公交车的肯定想不出个靠谱的招,只能是希望市区内禁按汽车喇叭的规定能被严格执行。
我把自行车骑上人行道,行人给我白眼是应该的,我也并非受之无愧。但我很佩服一些行人,路上都乱成这样了,还敢红灯穿路口、翻隔离栏。你们学我破坏社会秩序可以,可我是从机械道跑肉道上,没把自己当装甲车。12生肖里没有九条命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