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某学校校长请吃饭。席间7人,喝了白酒。校长曾在陆军学院担任教官,并下过连队,言谈间颇显军人干脆果断的风度。而我也不再奇怪为什么他穿了一双部队里的胶底布鞋。谈起军队时光,他讲了一件有意思的往事。一次野外拉练,他带领中队来到平时卷起裤脚就能渡过的小沟(是条河,他称之为沟)前,发现因为上游爆发洪水沟变成了河。下属们勘察后报告上下俱无过河的浅道。他讲没有过不去的河。于是整个中队手拉手趟过淹及胸口的河,并一些重装备。浪花翻滚,上下一心,喊着口号,大家的心火热了。过完河,一路狂奔(同时有5个中队在较量),结果在分岔路口错误地拐向了左边。他讲他当时在队伍的后部,而且整个中队都被激情烧昏了头。奔到一座本不应横亘于前的山下,才发现路走错了。原路返回?查了地图,知道翻过山头就又回到正道上,而且咽不下走回头路的气,就毫不犹疑地冲上小小的山头。山里尽是刺窠子,但硬是拖着重装备翻过去了。到了路上,一打听,已被别的中队落下了半小时。指战员们激情不减,嚷着不要休息,连续前进,拿下第一名。后来,他们拿到了第一名。

回到学院,领导听完汇报,觉得是个感人、振奋队伍的事迹,可惜没有随行拍摄,于是决定让他们再来一次,好拍成纪录片,供后来者学习。于是几天后,他带领着中队再次奔到河边,这次河又恢复成沟,上下勘察都没找着没及膝盖的深度。

在此话题的结尾,他说那就是军人火热的青春。

席间一人是他的战友,酒过好几循,看着我说: 你不适合当兵。我问原因,他说你没有当兵人直直通通的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