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南方周末》刊载了“水危机考验澳大利亚”。读完真有冒冷汗的感觉。真得为我可爱的侄女和她的好朋友们所要依靠很久的世界做些什么,比如并非必须,不要天天洗澡,洗也要关小水量和加快速度;不留长发;喝普洱茶时洗茶不超过两次(或者干脆不喝);留下洗菜水;……;把这些告诉身边的人。

前几天看到一位美国人改用电动自行车作为上下班交通工具,为减排做贡献的特写。(又忘了是从哪里看的,范围也许不是三联生活周刊就是南方周末)文中提到中国的电动自行车年产量是2000千万辆。在2008年中国就要成为温室气体排放排头兵的情况下,这是个优秀的数据。不过这数据并非国家政策及民众自觉的结果。我认为电动自行车热销是因为价格便宜,机动灵活可以自由穿梭于各个车道,无需消耗现代人不多的体力。

虽然green的电动自行车能很好的解决钱少事多离家远的普通人的交通问题,但我还是有些排斥它。一是每年让环保的2000千万辆电动自行车及不环保的600万辆汽车(注)上路,交通会更拥堵。二是电动摩托车不好,因为城市都限摩,也就是不给电动摩托车上机动道的机会,所以它们都挤进自行车道里了,而且交警不管这事,因为没政策规章区分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摩托车。

既然电动自行车能解决能源紧缺问题,解决环境污染严重问题,解决普通老百姓出行难问题这N多有违于和谐的问题,那么就应该早点制定些政策规范和鼓励这个行业。不要等将来老百姓已经买了很多电动摩托车后才强制规定不准上路,不要等到几千万几亿电池被随意抛置后才想到要企业回收。

我自己还是骑自行车。一是因为我认为它是人类伟大的发明,二是因为它运动,三是因为我没有驾照,四是因为我们这个城市不大,五是因为它很便宜。没环保的事,看来我还得接着进步。

注: 600万辆/年是我对我国汽车工业极不付责任地最低估计。

update:(6月29日)
从报纸上了解到的:
1,“电动自行车行业已制定了回收废旧电池防止二次污染的行业公约”,并且电池厂商建立了废电池有偿回收网,应该是由电动车生产商负责向用户回收(应该是免费的吧,我想)。
2,电动自行车行业标准准备进行更新,将区分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摩托车,使之各归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