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数各届奥运点火仪式,我最喜欢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那次:一位残疾人运动员射出火箭点燃主火炬。我之所以喜欢,是因为它在形式上很简单、很纯粹,实际上却很难。但是–也许大家都知道了,那支火箭没有射入火炬盆,而是故意越过火炬盆落到体育场外。于是我划掉了很纯粹。

奥运金牌,因为政治(裁判打分),因为兴奋剂,早就不能说干净了。更多时候,我喜欢电视画面里那些没有得到金牌却笑逐颜开的运动员们,那才是参与游戏的愉悦。

93年,北京申奥失败,我哭过。01年,北京申奥成功,我很快乐。我觉得中国太需要一个象奥运这样机会,让外国人–特别是普通人–对我们多一些了解。而且全民申奥那股劲很让人振奋。但是,没有开放的心态和讲真话的勇气,能让他人了解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