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帕劳(也就是台湾人所称的帛琉)的认知度挺低的,不只朋友同事知道的少,出关时边检也竟然不知道。
总得来说,帕劳是深浅、浮浅的好地方,我们这次只参加了浮浅。而帕劳的玩法几乎都是一模一样,所以大家拍得照片也是千人一面,没必要再流水账了。

海水非常清澈,珊瑚千奇百怪。

不过,再怎么清澈和千奇百怪,别的地方也有,但是水母湖就绝对是奇绝了。

视野里,除了大的水母就是中的水母小的水母公的水母母的水母胖的水母瘦的水母外向的水母内向的水母。

从来没想到过,和那么多水母在一起,内心竟然有种无法约束的震撼感。所以,为了水母湖,帕劳就绝对值得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