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立决

百度知道里这样解释斩立决:

立决是立即执行的意思,分为斩立决和绞立决。对于尚有疑问或是有矜免情节的案件,则判处监候,称为“斩监候”或“绞监候”,被判“斩监候”或“绞监候”的案犯,不在当年处决,而是暂时监禁,留待来年秋审可朝审再作判决

杀无赦:被判死刑,而且不准上诉,没有回旋的余地

通常中国人对罪人的态度是死有余辜,昨天(7月10日)处死那名高官可以说是大快人心。不过,恐怕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对这样的执行速度抱着某种怀疑。不是怀疑人道主意精神,而是怀疑此事确已真相大白了吗?大家也知道,古龙小说里一直在讲不会泄密的人只有一种人。

杀无赦,现在没有这样光明真大的事了。要做,得暗地里做,叫暗杀。对于暗杀,我从电影或小说中知道,中国古代是有的,美国是有的。其它的,我只能揣测了。

Update:
这篇牢骚有些偏颇: 此案进入调查至今将近两年,能挖出来的都挖了,挖不出来的怎样都挖不出来。死刑是为了给民众个交代。但在有毛病的政策和监督的缺失下,交代能有个完吗。

红红楼楼梦梦

收不到首都台,也就不觉得首都台红楼选秀是会事儿。这期《三联周刊》封面故事是“红楼外梦”,就是讲这档事。这次封面故事看得轻松,几下就翻完了(主要精力放在看图以貌取人上了)。王小峰的稿没有他在博客上那篇精彩。没多大劲的事,不给调侃更没劲了。(我这曾经的变形迷更爱看后面的变形金刚特稿,床死某闷特~~~)

按湘台的规律,节目不到20分钟进广告,那么我揣测首都台选秀20分钟进广告,最后拍成了播放也是20分钟进广告。多么浪费时间。我发现我越来越爱看新闻联播,除了可以学那么CCTV的用词,整个25分钟都不带广告的(天气预报之前)。至于我那么热爱体育台,也多少因为比赛大部分时候插不了广告,而且独家播放。不象唱歌表演秀、名著改编秀,有那闲功夫,D版碟都看N张,原著书都翻烂了。

看了秀主的照片,我想电视剧里莫不是又要出现各种奇异服装及扮相。看过几部长征电视剧,女演员在那么艰苦的情况下还浓妆艳抹出镜,叹为观止,那么这个由选秀开始的电视剧里群花们得如何斗艳。凭着红楼的秤码和对无聊的执着,这部电视剧将来能火,就是20分钟正片,20分钟广告那种火。

无奈的环保交通工具

上期《南方周末》刊载了“水危机考验澳大利亚”。读完真有冒冷汗的感觉。真得为我可爱的侄女和她的好朋友们所要依靠很久的世界做些什么,比如并非必须,不要天天洗澡,洗也要关小水量和加快速度;不留长发;喝普洱茶时洗茶不超过两次(或者干脆不喝);留下洗菜水;……;把这些告诉身边的人。

前几天看到一位美国人改用电动自行车作为上下班交通工具,为减排做贡献的特写。(又忘了是从哪里看的,范围也许不是三联生活周刊就是南方周末)文中提到中国的电动自行车年产量是2000千万辆。在2008年中国就要成为温室气体排放排头兵的情况下,这是个优秀的数据。不过这数据并非国家政策及民众自觉的结果。我认为电动自行车热销是因为价格便宜,机动灵活可以自由穿梭于各个车道,无需消耗现代人不多的体力。

虽然green的电动自行车能很好的解决钱少事多离家远的普通人的交通问题,但我还是有些排斥它。一是每年让环保的2000千万辆电动自行车及不环保的600万辆汽车(注)上路,交通会更拥堵。二是电动摩托车不好,因为城市都限摩,也就是不给电动摩托车上机动道的机会,所以它们都挤进自行车道里了,而且交警不管这事,因为没政策规章区分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摩托车。

既然电动自行车能解决能源紧缺问题,解决环境污染严重问题,解决普通老百姓出行难问题这N多有违于和谐的问题,那么就应该早点制定些政策规范和鼓励这个行业。不要等将来老百姓已经买了很多电动摩托车后才强制规定不准上路,不要等到几千万几亿电池被随意抛置后才想到要企业回收。

我自己还是骑自行车。一是因为我认为它是人类伟大的发明,二是因为它运动,三是因为我没有驾照,四是因为我们这个城市不大,五是因为它很便宜。没环保的事,看来我还得接着进步。

注: 600万辆/年是我对我国汽车工业极不付责任地最低估计。

update:(6月29日)
从报纸上了解到的:
1,“电动自行车行业已制定了回收废旧电池防止二次污染的行业公约”,并且电池厂商建立了废电池有偿回收网,应该是由电动车生产商负责向用户回收(应该是免费的吧,我想)。
2,电动自行车行业标准准备进行更新,将区分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摩托车,使之各归其道。

牢骚:混乱的交通

我已经很久没去过首都了,不知道本地的交通与首都的相比怎样。在无比较的情况下,我认为本地的交通糟糕到底,虽然首都有更多人更多车。在首都工作的朋友回来,我总会询问他们的比较,有的说首都堵,有的说本地乱。首都堵是肯定的;从网络上知道首都的汽车也常光临自行车道,肯定也乱。其实,在我们社会里,堵就可以推导出乱。比如我,时不时得把自行车骑上人行道,因为自行车道被一溜汽车占了。它们也委屈,是被单向两车道上那三溜车给挤过来的。时间money也,你赶我赶,所以3辆汽车并肩右转,两车道开成4车道。但默赶不行吗,非要按喇叭。堵上了,按喇叭也不能够变成直升飞车。王小波写过那时候有车的人怕别人不知道他有车,追在自行车后面猛按喇叭。按说,与时俱进的话,现在有炫耀要求按喇叭应该是开50万以上车的那拨,而且应该是追着20万以下那些车按,但凡有4个轮子的还是追着自行车,就连两个轮子的电动自行摩托车(都不知道该叫它们什么)加入了追按行列。每天(除了春节大假7 天),一晨一昏,我都觉得这个社会特别不和谐,特别觉得建设和谐社会要先顺畅交通。至于如何顺畅,我这样平常骑自行车偶尔乘公交车的肯定想不出个靠谱的招,只能是希望市区内禁按汽车喇叭的规定能被严格执行。
我把自行车骑上人行道,行人给我白眼是应该的,我也并非受之无愧。但我很佩服一些行人,路上都乱成这样了,还敢红灯穿路口、翻隔离栏。你们学我破坏社会秩序可以,可我是从机械道跑肉道上,没把自己当装甲车。12生肖里没有九条命的猫。

年度汉字

年度汉字我选

今年我们时常看到、听到一个词: 和谐社会,放大了去就是和谐亚洲、和谐世界。今年还举行了一些合作论坛;企业间的合并也不比往年少。于是,反过来讲,我们是在不和谐中建设和谐社会,从不合作到合作,从分到合。不和谐、不合作即有分歧、不满、冲突,难免引起争吵。到这里,我兜完了圈子,指头按在了”吵”字上。

关于吵,在简体中文网络里,一波一浪似乎都是新浪博客肇始的名人博客潮所引发的。除去韩寒口才很好外,其余的并未给我“吵”以外的印象。

世界杯年,话题不少,而我们多了黄健翔一端。我在Youtube放了段齐达内的纪录片片断,决赛后出现一波留言高峰,争论齐达内是否是穆斯林(有脏话)。

选秀有意思吗,选秀公平吗?我去年投了张靓颖(实际上是帮zeal投的),今年投了小熊。

对于大片,大家争执的是“到底有多烂”。大片映前映后都挺娱乐大众的,于是又反思我们需要怎样的娱乐。《三峡好人》在“圈里人”那里不讨好,在草根博客里则相反。朋友爱说的台词是”顶你个肺”、”惨死在车里”。

还有一些是有理性的争论,是君子和而不同,只不过在RSS阅读器里密集地爆发,所以谓之吵。

最后,我和她辩论新家的床应该买1.5米宽的,还是1.8米的,不过毫无意义,床宽多少是由客观的卧室面积决定的。

上面这些是这会儿努力回忆起来的,不全面。选别的字,估计也能联系出一堆。比如现在我想到《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是”你”,也就是我,所以我可以改主意: 今年的年度汉字我选,理由是: 本文中”我”字多过”吵”字。

这样踢有意思吗?

96年那支充满激情的英格兰队始终让我记忆犹新;02年的英格兰打得不漂亮是实力不济;今晚的呢?瑞典人是期望有个好的成绩去争取下个高薪职位,根本不在乎比赛踢得窝囊。我看着,觉得很没有意思,于是我想到球员踢着恐怕也觉得没意思。怎么就拉得下脸来表演那些拖延时间的伎俩,而且演得如此拙劣?可惜了,那些本应该用在正途上的才华。
c_6

ol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