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和blogspot

6月份时曾打算戒烟;现在还是吸很多。曾写了两小段。

0607
从今天开始戒烟。为了不声张以便给自己留条退路,我会对别人说喉咙痛所以暂时停止吸烟。到现在为止(14:51),还没有人注意到我与平常不同了。OK,似乎也没什么害羞的: 吃完午饭后我吸了一支烟。因为午饭前烟瘾就黏在身上,我不得不应许在饭后让它吸上一支。
我感觉到一种无所事事般的神经痛苦,和某种深广的绝望。因为我怕今后漫长的时间里无尽地对抗僵持,怕繁杂的事件中自己一人应对。

0808
我没有坚持,相反吸得更多了。早晨刷完牙,我的肺就会苏醒过来,以痛苦的音调呻吟着祈求我深深地吸入尼古丁烟雾。我根本无法拒绝它的祈求,呓语着“今天少吸一些”的碎言,点燃了一支,而一支一支就自然而然地排着队化烟升天。

另外,通过这里可以访问墙外面的blogspot。

Update(1121):

这个会呻吟的烟灰缸很有创意。

yun he fei ji

傍晚在十字路口看见一大块云被光镶了边,一架喷气飞机刚从云后飞出,留下一条直直的白线。那云块很大、很厚,底部延伸开去,一直沉入视线尽头。云块上部的边际被落日镶了非常亮的边;细看,云体也隐约地通透起来。飞机只是很亮的一点,拖着的长尾巴一直追溯到云后。作飞行员,应该是很幸福的事情。

米酒和妈妈经


下班后和朋友吃饭。许久没见;愉快。吃了傣味,菜色一般,喝了水酒,滋味普通,但感觉轻松。上午下过雨,下午晴了,所以吃饭时温度湿度恰好。饭后,照以前的惯例:唱片店书店走了一圈。他们买了奢侈的香水和香皂(这可不是惯例)。
走路回家,经过侄女上的幼儿园,看见小孩子跑来跑去,想起今天开家长会,就进去凑热闹。当然听到一堆妈妈经,感觉也是很轻松。
总之,今天下班后颇为轻松。

天台小屋


上个月在这天台的小屋里度过了美妙的三天。很久不曾在这样安静悠闲的午后里懒散地翻书了,无比放松,而且身边有人静陪着。
小屋建在楼顶天台,是所谓违章建筑。除了电灯,并无其它电器。老式书桌支在窗前;似乎是写东西的好处所。有藤椅,午后搬到屋外静坐看书,晚上则并肩看星星,只是要拿些血浆供奉蚊仙。我想这是很多人都想享受一下的场所和时光吧。我有恍如梦境之感。就连洗袜子晾于绳上都似乎与众不同。
当然如果是在某山半腰一件木屋就更加…

entry for 8.2

对着很长时间没更新的Blog发呆。

除了上班外,这段世界很少碰电脑,hosting的后台panel更是没有光顾过。
手上这本书两个月才读完一半。
看日子,上一篇在22天前,却感觉在静止待了很久很久。

从在MSN Spaces开始稀稀拉拉地打字到现在有一年时间了,拥有Haliluya这块风水宝地也有半年时间了。写博客感觉很好,有自己的虚拟主机感觉很棒。

嗯,Blog还是自己的东西,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entry for 6.21

很久没写了。

我找到了能在一起的人。

old posts